罗狐须

虐盾铁简直不是人

【小狐三日】倒栽葱

花浅葱太太生贺

现代au

看个乐呵别深究

 

三日月生日这天,收到一个快递。老大老高一个,差不多成人大小的纸箱子。快递小哥找了半天也没有商品介绍,看看门签快递的是个挺沉稳的青年,也没多想,鞠躬走了。

 

三日月住单身公寓,屋子里没多大地方,平时也不爱收拾,拉着箱子进来一路叮叮咣咣掉了一地破烂,本人也不甚在意。他倒是特别高兴,自己是个mypace,社会常识比较苦手,能有个朋友记得他过生日,还送个大礼。三日月内心很感激,拿出剪刀卡擦卡擦剪碎了纸板,不小心剪到什么。

完了,别把礼物剪坏了。三日月赶紧扒拉出来一愣,手上是本充气娃娃说明书。

 

说明书上还有大大几个字【XX年无接缝智能发音版】。

这都什么跟什么。该不是鹤丸的恶作剧吧。

三日月黑着张脸,把塑料膜里的东西拖出来。

 

虽说是充气娃娃,这东西可够沉的。他把充气娃娃拖到床上,凑近闻了闻,没有刺鼻的味道。他又摸摸皱皱巴巴的脑袋上那一头银灰色的头发,里边还藏着俩耳朵,手感跟小动物的毛皮似的异常柔软。三日月的绒毛控当场发作,抱着瘪脑袋蹭来蹭去。没想到还是个高级货。

三日月决定把这玩意吹起来一探究竟。

 

翻遍了纸箱也没找到充气筒,没法子,自己吹吧,又仔细翻找充气口,三日月看着充气娃娃胸前芝麻粒大小的两颗豆豆和胯下疑似…的东西,一时陷入沉默。

怎么是个爷们?

不,听说这种充气娃娃都是双插头,三日月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拉开瘪气球似的小丁丁。

后头平坦如说明书所言一样,无缝。

 

…………

 

三日月彻底投降了。他倒是要看看这到底是什么妖魔鬼怪。鼓起腮帮子对着充气娃娃全身上下唯一的窟窿眼——嘴巴,亲下去,猛吹一口气分开缓缓,继续鼓着腮帮子奋斗。

吹这东西还要技巧,捏着嘴巴气才能送进去,松开嘴巴气也不会跑出来。设计的挺好。

1小时以后,三日月终于把这个玩意吹鼓了。他委屈的捂着腮帮子看看模样,不由得眼睛一亮,真是个英气的充气娃娃,特别对他的胃口。还别说,真像言情小说所写的那样,三日月在词汇贫瘠的头脑中搜索了一圈,终于找到俩字。

 

好看。

 

三日月又去翻箱子里的赠品。黑长直x1,制服诱惑x1,性感蕾丝内衣x1,性感丝袜x1,50ml润滑油,杜蕾斯安全套x1,修补x5,说明书x1,跳蛋x1,加温棒x1…….

还没翻完,被红着大脸的三日月丢一边去不管了。

好看归好看,他也用不着啊…..三日月长得不比床上那充气娃娃差,就算他想放纵一下,挥一挥手就贴上来一堆女票争着哭着喊老公我给你生狐狸。这年头的小姑娘都热情着呢。

况且三日月活了20了来年清白至今,还没出现什么让他特别在意的对象。

 

哎,收都收了,就当养个哑巴室友陪自己吧。

好在三日月是个享受主义买了双人床,多一个人也不挤。

当天晚上三日月就把新来室友的毛发(?)当作抱枕,舒舒服服的睡了个爽。

 

日子就这么平静的过去。三日月逐渐习惯了这位人高马大的充气娃娃的存在,有时候看电视或者打游戏累了,拉过来当靠背可舒服,当然屁股上抵着那根硬了扒拉的玩意能不咯人就好了。三日月是想给他剪了,转念一想怕剪漏气了,他心疼当初自己费了牛劲吹来的浩大工程,晃晃小屁股把那根大棒棒蹭到一边去。

 

后来有天三日月下班和同事去应酬,喝多了有点醉也有点春心萌动。他走到厕所门口犹豫了一下,看着躺床上的大抱枕怪可怜的,也许起不到一次作用就坏了,过后他捂着屁股直骂自己脑袋被门挤了才会坐那根东西去。

当时的情况是,三日月从破烂山里翻出一瓶什么东西,挖出一大坨粘稠的润滑膏往屁股里送,当时醉着也没觉得不舒服,直到按住充气娃娃往下坐的时候也没反应过来,只当是靠枕,好在他天赋异禀,“噗嗤”一下都含进去了,疼的当场狼嚎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疼得他好几天跟犯了痔疮似的,走路一瘸一拐,睡觉必须趴着,他那个无辜的室友,被丢去睡破烂山了。

缓了几天好了伤疤忘了疼。三日月魔障似的非要坐那玩意,典型闲的没事干蛋疼。他上网查了好些资料,等自己完全能适应那根鼓气球的尺寸以后,才小心翼翼的坐下去。

屁股舒服的“咕叽”一声,嘴里舒服的“哼唧”一声,三日月的新世界大门就这么被打开了。

等他把乘骑技练得炉火纯青,已经能没羞没臊的边打游戏边骑,干翻对面的同时自己也爽翻,这体验可不是人人都能体会到了。

 

今天回来三日月累的不行,向往常一样决定骑一发缓解下疲惫好好睡一觉。打开电视正好在放他爱看的恐怖片,搬过金枪不倒的室友放到电视前,脱了裤子熟练的坐下去,看到一半整个人也跟着剧情紧张的不行,时不时的吓一跳抱着室友仿真胳膊哆嗦,后头也把大气球含得要多紧有多紧。等他看完电影突然“嗯?”了一声,觉得屁股里有点湿,不会吓的那里都出汗了吧。三日月被自己逗乐了,回头去看。冷不丁的撞进一双赤红的眼睛里。

“咦?您好…?”

“初次见面,您好。”充气娃娃的声音特别磁性,像砂纸打磨过一样。

“先生….麻烦您放松,我要被您夹漏气了。”

 

三日月哆嗦了一下嘴巴,随后如同当初一般狼嚎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夭寿啦,充气娃娃活了。

 

“虽然叫做小狐丸,但是那处很大,这并不是开玩笑,也不是假的。”

听得三日月一愣,伸手去摸小狐丸的喉咙。他记得那只有皮啊……

小狐丸一笑,露出两颗尖尖的牙齿,反而伸直脖子给怀里光屁股蛋的青年抚摸。“恭喜您达到使用次数,激活我公司秘密研制的跨时代新产品,具体解释起来比较繁琐,您可以当我是智能机器人。”

“哪、哪个公司?”

“刀剑乱舞科技有限公司。”

“哦——就是那个天天殖民非洲的流氓公司?”

小狐丸露出一个三日月心醉的微笑,猛的挺腰一顶。

“呀——!”三日月的屁股还没被反客为主过,激动的缠紧了小狐丸。

俩人就算这么认识了。

三日月本着既来之则安知的心态,没有对小狐丸活过来这件事大惊小怪。他下班回来看着一尘不染的地板,整洁的内室和浴室和厨房,觉得赚大发了。

甚好甚好。

他寻着香味摸进厨房,从身后一把抱住裸体围裙做饭的男人。

“累不累,歇会就能吃饭了。”

“吃什么啊?”

“都你喜欢的,还做了点小丸子,见你上回爱吃,我琢磨了一下。”

三日月开心的胡乱蹭着小狐丸的头发。“小狐怎么不穿衣服?”

“你衣服太小,上回才把你那件毛衣硬撑开成开胸的,忘了?”三日月被敲了头,想起来是有这么回事。

第二天就乖乖的给小狐丸从里到外拾掇了好几身行头,他家小狐丸身材好,天生的衣服架子,穿什么都好看。

又过了几个月,小狐丸学了电脑摸清了点现世的门道,也能像模像样的出门买逛超市进情趣用品店。

三日月盯着小狐丸手里的黑丝袜心里发毛。

“小狐、你….”

“公司送的白丝,我不喜欢,你穿这个好看。”

“别,不行不行,我受不了那种玩法。”三日月往后退了两步。

“没关系,还有plan b。”三日月看着小狐丸手中的跳蛋,露出绝望的表情。

电脑这东西,害人匪浅。明儿就砸了。

 

再往后,俩人都习惯了老夫老妻的生活,眼看故事就要he。这天夜里,三日月又喝多了,把小狐丸推在地板上就骑上去。

“宗近、急什么,慢慢来。”

三日月见不得小狐丸那副悠然自得的表情,也许因为小狐丸生来就是干这个的,性事方面格外的游刃有余。骑着骑着感觉不对,小狐丸没有按照往常一样过来亲他,揉他的胸膛。三日月一抬头吓了一跳,小狐丸英俊的脸瘪下去半边。

“小狐?小狐丸??”三日月赶紧翻下来找漏气口。没想到小狐丸屁股那搁了把剪刀,不知怎么直接扎透了小狐丸号称铁板的那层皮。

他拔出剪刀,小口子“噗嗤”“噗嗤”漏气漏的更快。三日月慌了,记不得修补液放在哪,家里东西都是小狐丸了如指掌,他这个马大哈只管问不管收。

三日月又急又委屈,突然眼前一亮。

 

“小狐…..?小狐?”

“唔,宗近…..怎么腮帮子这么红。”小狐丸笑着揉揉人脸。

“小狐、漏气了。”三日月的声音还带着哭腔,小狐丸把人捞进怀里安抚。

“哦,哪漏了?”

“屁股那,我昨天扔了把剪刀,忘记收了。”

“哦,没事,补上就…..”小狐丸话还没说完,手上被黏住了。

“宗近……我屁股上是什么东西?”

 “口香糖啊。就上回你买的,草莓味。”

三日月笑的特别开心。一脸“我聪明吧,快夸我”的表情,眨着眼睛看小狐丸。

 

小狐丸扯了扯嘴角。

“不好意思,我刚才一模粘了一手,这会又漏了。”

“咦?!那我在嚼一个,你等等….”

“别别….你去翻翻咱家柜顶,小心别摔着。”

 

 

End.


评论(8)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