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狐须

虐盾铁简直不是人

【小狐三日】付丧神paro 02

02


 


 


三日月快撑不住了。


 


囚禁他的房屋除去一扇门什么也没有,四壁与脚下均是石板。他褪下狩衣垫在身下隔离寒气,破烂的贴身袴和内裤被踢进角落。他裸腿套着马乘袴,上身裹着一件单薄里衣,辗转反侧几次都无法睡下,火辣辣的疼痛从后面若有似无的拉扯神经,三日月看不到也压根不去碰触那里,颇有逃避的意味。几天下来他滴水未进,身体绵软无力还微微发烫,脱水和风寒的病症越发严重,倘若再无人踏进这间屋子的话,他真的会悄无声息的断气。再加之遭受暴行几乎耗尽他所有力气。三日月想呼喊,喉咙干涸的挤不出半个音。他想小狐丸是不是忘记了呢,自己是与他不同的实体,需要更加精致的对待。


 


“热。”身体的热度先上来了,三日月脑袋烧成一团浆糊,胡乱扯开衣服伏贴在石地板上,不一会似乎连石头都捂热了。他嫌热翻了身睡到新的石板地上去。翻来覆去终于给他碰到冰冰凉凉的东西,三日月只当是救星,迫不及待紧紧贴上去,浑身清爽忍不住舒服的哼唧几声。


 


再度醒来的时候,三日月整个人像是从水中捞出来的。他努力撑开沉重的眼皮,用衣角擦掉脸上的汗水。


 


终是.....挺了过去。


 


虽锻化为脆弱的肉体,但内里仍是刀剑强韧的精魂,心中还有尚未达成的使命,不会那么容易消散。三日月一边感慨自己命大,一边努力忽视后面的胀痛,直起身一下子坐到什么身上。


 


“..............”他默默看着垫在小狐丸身下的暗纹织锦绸缎狩衣,先是心疼,然后才是惊讶何时竟被这只淫兽近了身。不愿惊起小狐丸,三日月小心翼翼的挪到角落里。


 


据他所知,付丧神并没有太多自主意识。这些怪物不需要进食和休息,无视身体的折损,仅仅依靠从前世传承下的怨恨行动。这股恨意只会教导付丧神如何厮杀,而小狐丸的求欢行为,没有任何先例。毕竟怨恨和欲望是两码事。


 


他还是怕这样的小狐丸。


 


虽然怕,还是要生存下去。恢复精力,尽快回到主上身边效力。他所承受的苦难,就当做非分之想的报应好了。倘若缘分未尽,希望双双轮回为凡人,再来慢慢诉说那些温柔情愫。


 


重要的是,三日月不愿承认这副摸样的小狐丸是他的小狐丸。


 


“请问,您听得懂我说话吗?”


 


对方没有动静。


 


“虽然不知您为何事变成这样,一定自有您的道理。既然把我抓来,作为筹码也好,杀鸡儆猴也罢,在终结之日到来前,还请您好好照顾我。”三日月叹气道。


 


“我需要食物和水,以及.......”涂抹私处药膏这句话,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暂且这样。”


 


小狐丸靠了过来。三日月做了一个停下的手势。


 


“请您、不要随便靠近我。”三日月后退几步。“实不瞒您,寄宿在您体内的怨恨,现下的三日月宗近,承受不来。”这可不是玩笑,缠绕在对方身体上的层层黑雾,即是怨恨的实体。虽然小狐丸周身的雾气比他人稀薄很多,三日月还是被冲击得头疼欲裂。


 


然而小狐丸还是大摇大摆的走到他身前,三日月觉得训练一只野犬好难心好累。小狐丸见三日月抗拒的厉害,停在一步之隔的距离。三日月无言看着比他高出一头的小狐丸,不知如何和对方沟通才好。


 


双方僵持不下,三日月心里着急,却想不到什么好办法。


 


“......水?”


 


三日月脑子嗡的一下。


 


那是怎样的声音呢。好像是陌生人的声音,如同垂死之人挣扎的嘶哑,音调却如死去了般钝重缓慢。他想眼前的家伙只是小狐丸的躯壳,堕落至此那人宁可死也不会接受,他已暗自决定亲手将其斩杀。他又想会在生病时照顾他的人是小狐丸,会察觉他内心细微变化的人亦是小狐丸。无论什么模样的小狐丸,都会温柔的包容他。


 


越是相处,越是无法辨别。


 


小狐丸吐出一个音后不再动作了,垂立在那里等人回应。


 


“原来是不懂水为何物吗......”三日月收起了心中的涟漪。


 


“您出战的时候如果见过河川,里面流动的清澈液体,便是水。”转念一想附加一句。“要热的。”小狐丸仍是一副呆样,三日月叹了口气冲他伸出手。


 


“握握看。”


 


洁白如玉的手被大它一圈的、宽厚手掌包裹住。小狐丸的手好像一块刺骨的冰,凹凸不平刻满了细细密密的伤痕。三日月刚想仔细看看,小狐丸便放开他,又后退了几步,站住不动了。


 


一个指令一个行为,小狐丸更像是一块木头,三日月难免有些心灰意冷。是不是连脑子都腐烂了呢。


 


好在对方终于肯离开了,三日月担心这人又把自己扔下怎么办。依恋不舍的表情刚好在小狐丸赤红的眼眸里印得完整。小狐丸这回没有让他失望。一阵风似的拿了个大桶回来,装下三日月宗近还绰绰有余。三日月明白这是要洗澡了,三两下脱掉衣服挂着眼泪就蹦进桶里。要知道他被誉为绝美之剑,原本就极爱干净。如果能洗澡,让他不吃不喝都可以。小狐丸提回来的水一桶桶浇在三日月身上,水温勉勉强强能起到保暖作用,兴许是不会烧水的缘故,下次再教他好了。


 


痛快的洗了个澡(略过三日月不愿提及清理后面的行为)又畅饮一番,三日月将皱皱巴巴的狩衣和马乘袴随便洗了铺在一边,为穿衣服犯了难。


 


小狐丸进来时三日月可怜兮兮的站在桶旁发抖,白花花的一片过分刺激,脑子不知怎么就炸出三日月缩在墙角胡乱呼喊自己名字的虚弱模样,身体本能的把人扑了满怀。吓得三日月一动不敢动,生怕撩拨起他的汹涌欲火。过了好一会见小狐丸没有出格的行为,他才放心下来。迟疑着抬起手,摸摸对方打卷的毛发。


 


“好乖好乖。”三日月感到对方的怨气温和了许多,也就由得他抱了。


 


“小......请您帮我找一身蔽体的衣物。”小狐丸歪头看他,三日月笑着扯扯他的衣服。


 


“就是这样的布料哦.....唔?!”扒开从天而降的衣服,三日月急忙阻止正要脱裤子的小狐丸。一来小狐丸变大一圈以后衣服自然能从头包到脚,二来三日月暂时还不想见到捅到他哭鼻子的东西。


 


“哈哈哈,这个味道,小狐丸你多久没洗澡了.....”打趣小狐丸的三日月还是乖巧的将他的衣服好好穿在身上。肚子适时的咕咕叫起来。


 


郁闷的是,无论怎么比划小狐丸都不明白“食物”这种东西,三日月深有“这家伙的脑容量一天就能装几样东西”的挫败感。他看向门口,小狐丸立刻警觉的挡在他面前。三日月拧不过他,只好羞红着脸指着自己的屁股说:


 


“........吃的。”


 


怎么,还不明白吗?


 


最终如愿以偿得到了食物美美吃了一顿的三日月,付出了被解开裤子揉捏屁股的代价。等他准备和衣而卧的时候,小狐丸蹭了过来。三日月心里警铃大作。这家伙的机灵都用在发情方面了么。


 


“不行....呜...!”三日月疼的嘴唇发白,趴在小狐丸怀里喘的一抽一噎,对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手指被柔软的肠肉捂得温热。气的三日月咬碎牙放松身体,拍开小狐丸企图得寸进尺的手。这样一闹小狐丸也明白了所以然,去外边拿了药递给他,刚好是三日月他们常用的那种。大概是从哪个审神者那里抢到的吧,三日月擦干净瓶身。嘛,嘛,有总比没有好。


 


当他解下裤子时,才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小狐丸除了去外面胡闹外,一直是待在自己这里,久而久之三日月也习惯了他的存在。如果他自己上药,在小狐丸看来岂不是变成他三日月主动张开双腿抠弄屁股挑逗自己的限制级场面。


 


实则……不妙呢。


 


权衡之后,三日月终于妥协了。再三嘱咐过小狐丸把药交给对方,三日月自己这道坎又不过去了。磨磨蹭蹭褪下裤子不肯在靠近一步,被小狐丸长臂一伸捞过来,三日月把脸死死埋入对方胸口。他自己做不到的事,就交给没有廉耻的小狐丸来做吧。


 


小狐丸托着他的腰让三日月撅好屁股,三日月哪里做过这等事,羞赧的不敢露出脸。直到清凉的药膏在体内扩散开来,才后知后觉红着脸匆忙穿好裤子。见小狐丸依依不舍的盯着他的下半身,三日月今晚明智的决定仰睡。


 


没有床,这么一天天睡在地上也不是办法。三日月让小狐丸弄来些干稻草,铺上布,做了一个简易的草铺。


 


折腾了一周,这间屋子终于有点像一个家了。


 


其实三日月心里很是感激小狐丸。能活到现在,多半是多亏了小狐丸的。他不是没有透过门缝看到外面游走的成群结队的付丧神,按那个体型来说是大太刀没错了。这里说不定就是敌方本丸。想到这,三日月细心草拟起这里的结构,等梳理出大致营救策略再找机会通报给本丸的伙伴好了。他坚信大家不会放弃他。


 


那么还剩下最后一个问题。他招呼靠在门口的小狐丸。


 


他的心结,就由这个付丧神,帮他解开吧。


 


“我唤你为小狐丸,可好?”明知得不到回应,三日月还是紧张到摒住呼吸。


 


然而小狐丸伸出手,温柔的碰了碰他的脸。


 


“看来你是喜欢呢,甚好甚好…..”三日月高兴的声音都颤抖了,轻轻回蹭冰凉的手。


 


“我叫做三日月宗近,你来叫叫看。”小狐丸顶不住这样的三日月,为难的咕噜了几声,更像是野兽的低语。


 


三日月却是笑靥如花。


 


“深夜很冷呢。”


 


小狐丸支起耳朵。


 


“木头。”


 


三日月爬到厚实的草铺上,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小狐丸自然是听话的躺了过来。


 


不知是不是小狐丸刻意收敛,他身为付丧神的味道越来越淡,而三日月也帮小狐丸洗过澡。小狐丸和其他动物一样畏水,三日月费了半天口舌才将人哄骗进去,对方就像一只脏兮兮的大狗狗在桶里扑腾着伺机而逃,被三日月捉回去好几回。而三日月本人衣服湿了不说,中途还被按进水里做了一次。想着那次两人都狼狈不堪的经历,三日月笑着梳理起对方的毛发。打那以后小狐丸也有意见他之前把自己弄的稍微干净些。三日月不很在意,经常拉着小狐丸坐下,耐心的从他身上和头发里挑拣出些碎石树枝。


 


小狐丸把揪着自己头发睡着的三日月轻轻的揽进怀里。


 


他没有记忆,不能认出这个人。


 


他没有心,无法察觉这份感情。


 


不过托他怀中人的福,他想起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目的。


 


最终之日,很快就会到来。


 


Tbc.




    没写肉∑( °△°|||)

评论(6)

热度(116)